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58646.com >
求鬼故事恐怖有搞笑的
发布日期:2019-09-09 11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有一日他发现,他儿子在窗口一边挥手一边讲:伯伯再见!

  在一条七拐八拐的乡村公路上,因为时常发生车祸,所以常常有一些鬼故事发生,有一天晚上,有一个出租车司机.看见路边有一个长发披肩,身着白衣的女人,向他招手,因为这个司机没有见过鬼所以大胆的很.就停下来让她上车了,这一路上,司机虽然不信有鬼心里也毛毛的,所以时常从后视而不见镜看后面的女人,开着开着,突然司机发现那个女人不见了!司机吓了一大跳,赶紧踩了一个煞车!只见那个女人又出现了,而且血流潢面,极为恐怖,那司机吓得全身发软,说一出半句话.心想:完了完了,这回我是真的遇到鬼啊!正在紧张的时候那个女的说话了:

  喂!司机先生,我只是怕被你看到,不好意思,才弯下去挖个鼻也,谁叫你这么急的煞车啊!你看!害我都流鼻血了啦!

  就在这几天,村里来了一位老人.老人看起来非常的憔悴失意,可是或许是因为没有人认识他,所以也没有人特别注意.结果,就在傍晚,老人被人发现在在树林里上吊了!而那上吊之处,就正好在小静家的后面,而且甚至只要透过浴室的窗户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老人!

  晚上,小静回来了,由于尸体很快被处理了,所以小静并不知情.捂 为小静就去洗澡,因为浴室非常小,所以洗澡时候是非常靠近气窗的,就当洗到一半时,小静一个抬头,正好看到气窗.当时看到的景象让小静整个人都僵掉!因为她看见一个人头!小静无法动弹,而人头却一直眼睁睁的看着她!就在这时,人头竟然笑了!并说:

  我弟弟很不喜欢我妈妈煮的菜,偏偏喜欢吃泡面.有一天我妈妈没烧菜,我弟又要吃泡面,我妈就骂他:妈妈没煮菜你不会出去买便当啊?吃泡面没营养啦!!

  唉呀.....妈妈跟你说,泡面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爸爸心前公司有一个年轻的小姐,为了都把钱存下来寄回家,所以早上吃泡面,中午吃泡面,晚上吃泡面.天天吃泡面,结果三个月以后她死了!

  由于果菜市场是许多车的分点,又正值下班放学的时间,我们坐的那班车人挤的让站在车门口的人,整个人包括脸都像壁虎一样紧紧贴在车门上.

  司机先生等人都上潢后,开始出发,由于要上桥,他一直踩着油门加速,等到发现前面有个老婆婆正过马路,踩煞车时已经来不及了!

  只见老婆婆整个人趴在车前的马路上,一动不动,身旁流出一堆肠子,还开始渗出泊泊的血水......

  有的人开始尖叫....有的看得说不出话来,而司机脸色苍白,坐在位子上不敢下去,当车上的司机开始指现司机时,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......

  突然,老婆婆抖抖地站起来,拿出一个破破的塑料袋,开始捡肠子,口里还喃喃地嘀咕:夭寿啊....刚买回来的肠子,这样怎么吃啊.....

  在一个寂静的月夜,又准的夜晚,一名行经山区的旅行者很不幸的迷了路了. 正当他饥寒交迫,体力不去时,终于在那遥远的前方发现了一栋茅草屋. 他高兴地上前奔去,并且敲了敲门,大声喊到:有人在吗?随后就有一位老阿婆出来应门. 旅行者说明了来意之后,老阿婆就好心地给了这们旅者一盒便当,并答应旅者当晚就在阿婆家暂且住下.第二天一早,旅者一醒来,惊觉身边根本就没有什么茅草房,自己就睡在地上.更别说有什么老阿婆了,但旅者并不害怕,心中仍十分感激那位阿婆,认为那是菩萨化身,前来救苦救难了. 于是他在原地拜了拜,潢怀感激之意离去.经过长途跋涉,最后终于回到村里. 回去之后,他逢人就讲这档子事,过了很久,终于有人说到:你说的那们阿婆啊, 她在三年前就去世了.旅者一听,心中暗叫不妙,突觉身体一阵剧痛,并大叫到: 不好了....我,....我...我吃了过...过期的便当!

  一开始学长警告学妹说:等一下不管看到什么,都别告诉我! 过一下子,他们路过墓地,学妹大叫一声,并且拉住了学长的衣服.....学妹说:学....学....学长..... 学长叫道:你闭嘴!我什么都不要听! 学妹说:可是....... 学长:不要告诉我你看到什么! 一阵狂飙到达目的地后,学长说:刚刚你要和我说什么? 学妹:刚刚路过墓地的时候,我想跟你说你的皮夹掉下去了,可是你头都不回的骑过去......

  当阿丽在加班的时候,突然觉得北后有一阵冰冷的风吹过.阿丽觉得很奇怪,密不透风的办公大楼怎么会有风吹进来呢? 回头一看,墙上的钟指着11点.阿丽心想:今天她可能又做不完了,明天再继续吧,想着想着,便将计算机关机,收拾完毕后便走出办公室.没想到,今天的电梯正在整修.....阿丽想:完了,办公室在11楼......只好走楼梯下楼了.还好是下楼,不然就累惨了,阿丽刚下楼的时候,总觉得背后有人跟着她,不由得想起刚才在办公室的冷风.虽然阿丽全身起潢了鸡皮疙瘩,却也掩不住心中的好奇.回头一看,不看还好,一看却发现......三个月前因癌症死亡的好友小红怒视着她......为什么不守信?!为什么不守信?我在下面好寂寞....好寂寞.....小红边说边往阿丽逼近...... 啊______阿丽已从十楼的楼窗户坠楼而下......小香与珍珍都是阿丽与小红的好朋友......两人参加了阿丽的丧礼后,在一家茶世馆讨论阿丽的死因.小香:珍珍.....你记得吗?小红死后没多久,美美就车祸死亡了.....现在是阿丽....会不会......珍珍:嗯....我也有感觉....会不会是小红她.....她.....小香:有可能,小红来索命了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不然,连你我也..... 珍珍:我认识一位法师,他的道行很高深,我们去找他帮忙我们吧. 当小香与珍珍到了法师的道场,法师便正确的指出小香与死去的朋友们是结拜的好姐妹,五人在当时约好,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,便愿同年同月同月同日死.所以小红死后,便想起之前的约定,来找其他的姐妹了.... 小香与珍珍听到这里,连忙请法师救命.法师命小徒弟拿来一盘绿豆与一红豆,将豆子混合在一起,念符催咒.结束后,便告诉小香与珍珍,他正在与小红谈判,若小红答应不要他们的命,便让绿豆浮在红豆的上面,若小红不同意,红豆使浮在绿豆上.法师说他会尽力的救小香与珍珍,须花一个星期的时间与小红沟通,一星期后请小香他们来看结果.说完郑得其事的将盘子以红布盖上. 小香与珍珍终于过了坐立不安的一星期,两人一同来到道场,法师命徒弟将盘子端出,当法师打开红布时.....不由得脸色大变....小香与珍珍一看到法师的脸色不对,也连忙的抢过盘子...... 小徒弟无奈的说:师你呀.....早就跟您过....道场湿气重,早该买台除湿机,你都不听.....您看!豆子都发芽了!!!!!

  一个夜黑风光的夜晚,出租车司机路过一条偏僻的街打算收车回家,正巧一个妇人在路旁招手要上车.司机想正好顺路,就载她一程吧. 一路上,安静极了. 突然,妇人说话了,她说:司机,给你一个苹果吧.很好吃的哦.司机觉得盛情难却就接过来,咬了一口. 妇人说:好吃吧. 司机说:好吃呀. 妇人又回了一句:我生前也很喜欢吃苹果的. 哇.....&*#@^司机一听到这句话,吓得紧色煞车,脸色翻白.....只见妇人慢慢地把头倾到前面,慢慢地对司机说别害怕,我还没说完呢,在我生完小孩后说不喜欢吃了!

  小王去外地的表哥家玩,在和表哥聊天时,表哥告诉他,这里的厕所有鬼,不过你不接受鬼的东西,鬼就不会伤害你的.(当然没什么鬼,只是表哥在骗他)可能是水土不服的原硌,到了晚上,小王的肚子疼的厉害,实在没办法,小王只好怀着恐惧的心理,硬着头皮去上厕所. 小王刚蹲下,便听到鬼(表哥扮的)的声音:要红色的手纸还是白色的手纸? 小王知道不能接受鬼的东西,便答到:我一直用报纸.看样子,小王是得了痢疾,过了不一会儿,小王又到跑了厕所,不过,这次他不再害怕了.鬼看到小王后,又伸出手说到:要中央日报还是青年日报? 我一直用体育类的报纸. 夜里,小王第三次上厕所,鬼问:要体坛周刊还是足球 小王战战兢兢地说到:我.....我...我只想小便.

  清大有一个女的新生,非常用功,有一天晚上,她读完书后,觉得很累.看看表,已经一点多了,听学姐说,晚上的相思湖很美,于是想散步到那里去.到了湖边,忽然觉得有人在拍她的肩膀,她转过去,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.那个女人说:学妹,我没有脚,小学妹不自觉得看那奇怪女子的脚,真的没有!小学妹拔腿就跑,但是女鬼还一路跟着她,并在耳边不住阴森森地说:我没有脚,我没有脚......小学妹觉得很烦,刚好又到宿舍附近同志是就转过去对女鬼大喊:没有脚又怎么样!我没有胸!

  “求你们放过我吧,我一大把年纪了,肉也是酸的了,不好吃啊”张老汉靠着墙角,已经上无进路下无退路了,两只厉鬼一步一步得逼过来。“肉是酸的?”男鬼一把抓过张老汉的手,狠狠得咬下一块肉,张老汉 一声惨叫。那鬼嚼啊嚼啊,“扑”的把张老汉的肉吐出来,“妈得,真是酸的,这么难吃,死老头,算你命大,滚吧!”张老汉得获大赦,在地上磕了几十个响头,少了一块肉总比没了老命好吧,他正要离开。另一个女鬼尖叫一声“站住!”男鬼有点奇怪了“留着这老东西干嘛?肉又是酸的,不好吃”女鬼趴在男鬼的耳边说:“我要吃酸的”男鬼更奇怪了“为什么啊?”女鬼用手指一戳男鬼的头,羞答答的说“你这个坏蛋,人家,人家,人家怀孕了嘛!”

  “就说昨天晚上吧,我在2楼张大爷的外甥的腿上吸了半天,就吸出来几块干的小血块,还差点没把我噎死!”

  “你还好了!就说昨天晚上,我在3楼王家媳妇的颈部大动脉上,吸了一晚上,吸出来的全是自来水!”

  “昨天晚上我饿得发慌,在四楼,看见那女的,趴在一个光着身体的男人身上,我就跑去准备吸那男人的血,结果被她一把就抓着了,然后……然后……”

  蚊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:“然后她恶狠狠得对我说‘死蚊子,我都不够喝,网上怎样进行域名购买,你还跑来和我抢!’,接着,她把我的血也吸了,呜呜呜呜呜……”

  在一个偏僻的村庄,一条羊肠小道上有一根笔直的电线杆,说也奇怪,常常有人在那出事。不久一对年轻男女不小心骑车撞倒,当场毙命。一天晚上,5岁的小志和他妈妈在回家路上经过那儿,小志突然:“妈妈,电线杆上有两个人。”妈妈牵着他的手快速走开说:“小孩子不要乱说!”但是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,有一天,一个记者来采访小志让他带他去看发生车祸的地方,小志大大方方的领他走到那,记者问:“在哪?”小志指指上面,记者抬头一看,电线杆上挂着个牌子,

  夜已经很深了,一位出租车司机决定再拉一位乘客就回家,可是路上已经没多少人了。

  司机没有目的的开着,发现前面一个白影晃动,在向他招手,本来宁静的夜一下子有了人反倒不自然了,而且,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人想起了一种不想想起的东西,那就是鬼!!!

  可最后司机还是决定要拉她了,那人上了车,用凄惨而沙哑的声音说:“ 请到火葬厂。”司机激灵打了一个冷颤。难道她真是……他不能再往下想,也不敢再往下想了。他很后悔,但现在只有竟快地把她送到目的地。

  那女人面目清秀,一脸惨白,一路无话,让人毛骨悚然。司机真无法继续开下去,距离她要去的地方很近的时候,他找了个借口,结结巴巴地说:“小姐,真不好意思,前面不好调头,你自己走过去吧,已经很近了。”那女人点点头,问:“那多少钱?”司机赶紧说:“算了,算了,

  你一个女人,这么晚来这里也不容易,算了!”“那怎么好意思。”“就这样吧!”司机坚持着。那女人拗不过,“那,谢谢了!”说完,打开了车门……司机转过身要发动车,可是没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,于是回过了头……那女人怎么那么快就没了?他看了看后坐,没有!车的前边、左边、右边、后面都没有!难道她就这样消失了?司机的好奇心那他就想弄个明白,他下了车,来到了没有关上的车门旁,“那个女人难道就这么快的走掉了,还是她就是……”他要崩溃了,刚要离开这里,一只血淋淋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回过头,那女人满脸是血的站在他的面前开口说话了。

  以前打电话,号码不像现在用按的,是用手指插进一个有洞的圆盘用拨的。 话说从前从前......

  小明家的电线,常常有奇怪的电话打进来..... 一天午夜12点的时候,电话响了,小明拿起话筒。电话那头用凄惨的声音说:「请问这里是444—4444吗?可不可以帮我打119报警?我好惨啊!.......」小明:「你去找别人帮你,不要来找我!」那人:「我只能打电线,没办法打给别人。」小明吓死了,赶快挂上电线? 难道是鬼?!! 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,小明不敢接,但是电话一直响....小明只好把电话接起来。 那人:「请问这里是444—4444吗?可不可以帮我打119报警?我好惨啊!......我的手指卡在电话拨孔里!」

  当他们经过一个墓园时, 一时兴起要穿过此墓园.当他们走到一半时便被一声声叩-叩-叩的声音给吓住了.这声音是从某个阴暗处传出他们被吓得浑身发抖, 接着他们发现有位老年人手执凿子正在凿一块墓碑. 其中一位男子便说:我的天啊.先生,我们以为你是鬼耶, 这么晚了,你在这做什么啊? 老人骂道:TMD,他们把我的名字拼错了.!!!!

  在一个漆黑的夜里,一个人赶夜路,途经一片坟地。微风吹过,周围声音簌簌,直叫人汗毛倒竖,头皮发乍。就在这时,他忽然发现远处有一点红色的火光时隐时现。

 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“鬼火”。于是,他战战兢兢地拣起一块石头,朝亮光扔去。只见那火光飘飘悠悠地飞到了另一个坟头的后面。他更害怕了,又拣起一块石头朝火光扔了过去,只见那亮光又向另一个坟头飞去。

  此时,他已经接近崩溃了。于是,又拣起了一块石头朝亮光扔去。这时,只听坟头后面传来了声音:“妈的,谁呀?拉泡屎都不让人拉痛快喽。一袋烟功夫扔了我三次。”

  有一个计程车司机在计程车行工作。有一天的深夜,他正开车经过一片很荒凉的地方,四周一片漆黑;忽然看见前面荒地里有一座大厦,亮着昏暗的灯。他正在奇怪这里什么时候起了这样一座楼,就看到路边有一个小姐招手要坐他的车回家,那个小姐坐上车后,他就把车门关起来,开始开车,过了一会儿,他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那个小姐都没说话,结果他往后照镜一看,哪有什么小姐,只有一个洋娃娃坐在那里,他吓个半死,抓起洋娃娃往窗外丢出去,回家后就大病了三个月

  等他病好了以后,他回去计程车行工作,结果他的同事对他说:「你真不够意思,有一个漂亮的小姐过来投诉说她上次要坐你的车,结果她才刚把洋娃娃丢进去,你就把车门关起来开走了。

  展开全部夜已经很深了,一位出租车司机决定再拉一位乘客就回家,可是路上已经没多少人了。

  司机没有目的的开着,发现前面一个白影晃动,在向他招手,本来宁静的夜一下子有了人反倒不自然了,而且,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人想起了一种不想想起的东西,那就是鬼!!!

  可最后司机还是决定要拉她了,那人上了车,用凄惨而沙哑的声音说:“ 请到火葬厂。”司机激灵打了一个冷颤。难道她真是……他不能再往下想,也不敢再往下想了。他很后悔,但现在只有竟快地把她送到目的地。

  那女人面目清秀,一脸惨白,一路无话,让人毛骨悚然。司机真无法继续开下去,距离她要去的地方很近的时候,他找了个借口,结结巴巴地说:“小姐,真不好意思,前面不好调头,你自己走过去吧,已经很近了。”那女人点点头,问:“那多少钱?”司机赶紧说:“算了,算了,你一个女人,这么晚来这里也不容易,算了!”“那怎么好意思。”“就这样吧!”司机坚持着。

  司机转过身要发动车,可是没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,于是回过了头……那女人怎么那么快就没了?他看了看后坐,没有!车的前边、左边、右边、后面都没有!难道她就这样消失了?

  司机的好奇心那他就想弄个明白,他下了车,来到了没有关上的车门旁,“那个女人难道就这么快的走掉了,还是她就是……”他要崩溃了,刚要离开这里,一只血淋淋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回过头,那女人满脸是血的站在他的面前开口说话了。

  嗯,这是听我妈说的。我老妈的妹妹,也就是我阿姨发生的事...阿姨她嫁了一个有钱的老公,每天过得很惬意,常常去爬山,身体一向健壮。前阵子,她手背上莫明的长出一个瘤,本不太去在意,后来因会隐隐作痛,便去长庚找大夫看看,医生说她那是良性瘤,开刀拿掉就好,没什么大碍。谁知,开刀完才过两个星期,那颗瘤居然又冒出来...!连医生也解释不出为什么。后来,有一次她去做气功时,她的师父突然看著她,问她∶你是不是在某年的某一月去某地扫过墓?我阿姨吓了一跳,想说他怎么会知道的?那位师父抓住她的手腕,看了看皱眉道∶你把人家带回来啦!!哇!什么意思??细问之下,原来那天去扫慕时,阿姨经过那位女士的墓前,不知踢到了什么东西,那女鬼就跟著她回来了,也就是在那个时后,她的手背上开始长出那个瘤的。妈说∶难怪每次去你阿姨家坐坐回来时,头都有些晕晕的...

  我说∶哇!那阿姨不就都不敢一个人在家,想想,一个人坐在镜子前,看著镜中的〃她〃,不知会看到什么说....呵呵!这也只是听说的。阿姨因为怕别人对她敬而远之,只把此事告诉我妈,连丈夫、小孩都瞒著,老妈只把此事告诉我,我又只把此事告诉各位...

  现在阿姨手背上的瘤,已经被医生紧急通知要开刀了,听说已到不切除不行的地步。问说为何如此,医生只讷讷的说∶大概是体质的关系....阿姨却感到另一支手背好像又有凸起的感觉....上帝保佑她。

  1:晚上上厕所时千万不要看马桶里的倒影,因为那是你死的样子,如果是老人还可以,如果是你现在的样子的话,那么说明你的生命……

  2:晚上回家开门时,千万不要往后看,无论发生了什么事,比如有人说话,问候什么的,你千万不要回头,否则……

  3:晚上洗脸时如果眼里进了水,千万不要看镜子,如果在镜子中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一些东西千万不要慌张,否则那东西会缠着你不放的,心中默念:去去去,去去去,游神野鬼去去去。直到看不见那东西为止。

  4:晚上有人敲们,千万不要马上去开,否则你会后悔的,你就对着门说:“进来。。”如果听见有什么噪音,无论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,多不可以开门,除非你不想活了,只要心中默念:门神保佑,门神开门,若是冤魂,请看好门……

  5:晚上要是被12点的钟声吵醒,千万不可马上争开眼,要不然你会看见你不该看见的东西,你会后悔的……

  车轮上一团烂布包著零碎的内脏和残肢,白骨从烂布中伸出来,里面还有东西在跳动。

  他吓得口唇发颤,举起手:「阿~阿~阿~」已了十几个阿都叫不到「阿Sir」两个字来。

  老师将事情说出来,校巴司机笑著说:「黄Sir,你一定是眼花或者有幻觉。」

  因为校巴司机当时背向事发地点,只听见大家在喧叫,他回头时却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死者的儿子说老妇生前曾经吩咐要将手上的玉镯陪葬,但是当时找不到断手及玉镯。

  有一个人,他跟我一样,是专门写恐怖故事的,我的才华比不上他。他和我都是东北人,都是黑龙江省人,都是依安县人,都是绝伦帝小镇人,他和我甚至是邻居(隔3家)。

  一般人会以为,彭彭乐是受我影响,其实错了,他是第一个写恐怖故事的人,他的退稿一麻袋,还曾经有一个报纸千里迢迢来采访他。当时我在老家无业,就开始效仿他,也写起恐怖故事来。

  有意思的是,写恐怖的故事的彭彭乐胆子特别小,只敢在白天写作,晚上早早就钻进被窝睡了。早上,他把窗子打开,让充足的阳光射进来,然后打开电脑敲字。他的电脑桌横在屋子的一个旮旯,和两面墙合成三角形,他写作的时候,身子就缩在那个三角里,依靠着两面墙。他的电脑摆放得很低,也就是说,整个房子都在他的眼睛里。他一边敲字,一边贼溜溜看四周。

  有一天,彭彭乐做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梦,那个梦很漫长,最后他惊恐至极,硬是挣扎着醒了,出了一身冷汗,被子都湿透了。醒来之后,他把所有的灯找开,睁大眼睛再不敢睡了。直到天下大白,他忽然想,这么可怕的梦不下是一个很好的素材吗?这个念头他令他兴奋不已。为此,晚上他专门请来几个最要好的文学朋友,请他们到家里来喝酒,然后他把这个绝妙的故事构思对大家讲了,把大家吓得体如筛糠。之后,他特别叮嘱:禁止外传。

  他并不是他所梦事件中的主角,他仅仅是观众,或者说他肉体的一切都不存在,无法反抗,无法逃遁,他只剩下一双观看的眼。好在事情似乎与他无关——只要你看见了,事情怎么可能与你无关?

  在一个荒郊野外,有一座孤零零的旅馆。下着暴雨,有一个瘦小的路人低头急匆匆地赶路,他披着黑色的雨衣,穿着黑色的雨靴,看不清他的脸,偶尔有惊雷闪电,但是只能看见他的嘴,他的嘴很小。

  旅馆停电了,点着蜡烛。没有人,一片漆黑中,只有一个小窗里点着的蜡烛一闪一跳。

  那个瘦小的路人没有喊叫,而是四处寻找。终于从走廊尽头的黑暗处走来一个人,开始她只是一个影像,模模糊糊,这个瘦小的路人眯眼费力地看。她的脸越来越清晰,就要看清她的时候,蜡烛突然灭了,瘦小的路人吓得把雨衣掉在地上。

  火柴跳跃着亮了,点关蜡烛,彭彭乐乘机看清了那张脸——那是一张很老很老的脸。头顶的毛发掉光了,牙也残缺不全。烛光映着她浑浊的眼睛,那双失水的眼睛麻木地看着那个路人的脸。瘦小的路人低头,掏钱,拿钥匙,找房间。

  彭彭乐的眼睛飘飘忽忽地随他进了那个简陋又狭小的房间,这个瘦小的路人把他的雨衣叠起来,打开,再叠起来,再打开……他一直在干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,好像他每次叠的雨衣都很难让自己满意。

  墙上有一个老座钟,它敲响了十二下。午夜了。和传说的一样,午夜就会发生可怕的事情。这个瘦小的路人停止了叠雨衣,他一步步走向那个破旧的八仙桌,用力拉开抽屉,“吱呀呀吱呀呀”……你们一定认为这时就发生了最恐怖的事情,没有,这个人不过是看见了一本发黄的书,就翻看起来,书上写到:一个雨夜,有一个单薄的路人走进了一家荒野旅馆,住进了一个单人间。这夜电闪雷鸣,四周漆黑一片,他有点害怕,睡不着,墙上的老钟敲十二下的时候,他打开写字桌的抽屉,看见了一本发黄的书!……

  那本书上接着写到:书上写到:一个夜晚,有一个宽下巴的路人,他走进了一家旅馆。这个地方没有一户人家,很偏僻,只有这个旅馆立在路边。这个宽下巴的路人在登记室遇见了一个很老很老的人,她的头发都快掉光了,牙也只剩几颗,她神色怪异,收了顾客的钱,给了他一把钥匙。宽下巴的路人住进了一个单人间。这天晚上特别黑,伸手不见五指,他感到很阴森,翻来覆去不能入睡。墙上的老钟敲十二下的时候,他打开写字桌的抽屉,看见一本发黄的书!……

  书上写到:有个魁梧的人连夜赶路,天快黑了,他看见荒野中有一所房子,那竟是一个旅馆,虽然它很破旧,但是这个魁梧的人实在走累了,就走进去了。进了旅馆,有一个热情的女人接待了他,也没有看他身份证,收了很便宜的房找就给了他一把钥匙。这个魁梧的人胆子挺大,可是他进了那个房间之后决觉得哪里不对头,他一直坐在床上没有躺下,后来墙上的老钟敲了十二下,他突然把目光对准了写字桌的抽屉,他不知为什么就觉得那里不对头,他慢慢走过去,把那个抽屉拉开,竟然看见一本发黄的书……

  那本书上接着写到:书上写到:一个夜晚,有一个宽下巴的路人,他走进了一家旅馆。这个地方没有一户人家,很偏僻,只有这个旅馆立在路边。这个宽下巴的路人在登记室遇见了一个很老很老的人,她的头发都快掉光了,牙也只剩几颗,她神色怪异,收了顾客的钱,给了他一把钥匙。宽下巴的路人住进了一个单人间。这天晚上特别黑,伸手不见五指,他感到很阴森,翻来覆去不能入睡。墙上的老钟敲十二下的时候,他打开写字桌的抽屉,看见一本发黄的书!……

  书上写到:有个魁梧的人连夜赶路,天快黑了,他看见荒野中有一所房子,那竟是一个旅馆,虽然它很破旧,但是这个魁梧的人实在走累了,就走进去了。进了旅馆,有一个热情的女人接待了他,也没有看他身份证,收了很便宜的房找就给了他一把钥匙。这个魁梧的人胆子挺大,可是他进了那个房间之后决觉得哪里不对头,他一直坐在床上没有躺下,后来墙上的老钟敲了十二下,他突然把目光对准了写字桌的抽屉,他不知为什么就觉得那里不对头,他慢慢走过去,把那个抽屉拉开,竟然看见一本发黄的书……

  书上写的是什么呢?书上说:半夜12点,你的门外会传来一个恐怖的声音!……

  宽下巴的路人看到这里吓得一下就钻进了被窝!那个单薄的路人读到这里猛地把书合上,惊惶地四下张望!

  彭彭乐差点惊叫起来,他想闭上眼睛不看结果,可是他怎么也闭不上。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进入的是第几层面的故事了。(老实讲,我自己写到这里都有些糊涂,一直在努力弄清一层层故事的关系。偶尔迷失在这一层层的故事里的时候,我万分惊恐,生怕自己走不出来。)

  被我称做瘦小的路人的那个人好像没有害怕,他继续看下去:那个单薄的路人看了半天好像没什么动静,他紧张地又打开书,看下去:宽下巴的路人过了好半天慢慢从被窝里伸出头,想跑出去逃离这家神秘的旅馆,可是他却不敢拉开他的房门,他害怕再见到那个怪异的老太太,他就只有一分一秒的熬时间。他越不看那本书越觉得害怕,他终于又把它拿起来,那上面写到:魁梧的路人侧耳倾听,果然,门外由远而近传来一阵脚步声……

  宽下巴的路人看到这里,觉得这书正是写给自己的,他吓得脸色铁青,再次把脑袋蒙进被窝里!可是他什么都躲不掉,他终于听见一阵恐怖的脚步声由远而近……

  单薄的人看到这里,深刻地明白,书中写的这段文字正是提示自己,你看的书就是写给你的,它将告诉你接下来发生的一切!果然,门外由远而近传来一阵恐怖的脚步声……

  彭彭乐梦里的瘦小的路人看到这里,在书里放一个书签,把书合上,继续叠雨衣,一遍,一遍,一遍……他等候那个声音的到来。他打算听到那个恐怖的脚步声之后,还要继续看书,因为他要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以及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这家黑店……

  这个故事很长,彭彭乐梦了一整夜。故事中还有故事,故事中的故事中还有故事,一个套一个,讲起来很费力,我想打住了,而且再讲下去就会泄露机密。

  因为我主要想写的是彭彭乐,写他死前的一段真实的经历。后来彭彭乐走进了他梦中的情境中,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真实恐怖。

  彭彭乐嘱托听了他这个梦的几个朋友,不要对别人讲这个梦,因为他要用这个素材写一本最恐怖的畅销书。

  一天,他到乡下去采风。他平时经常去乡下,因为他要搜集一些民间的恐怖故事,据他的经验,越是偏远的没有外界人涉足的地方越有好故事,他记得有一个人说,最好的民间艺术至少在乡级文化站以下。这话太对了。

  第二天中午过后,他骑摩托车返回城里。走着走着,他的摩托车熄火了,他下来修理,是火花塞出了问题,没有备用的,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。彭彭乐的车技很棒,但是再棒也不可能把一堆废铁骑着跑起来。他抬头看看,一片荒草甸子,附近没有一户人家。

  那个地方很偏僻,沙土公路上没有过往的车辆。他只能粗略地判断地地界可能归B县管辖,B县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县。

  太阳已经西沉,整个人间带着倦色。一只乌鸦低低地飞过,它差点撞到彭彭乐的肩头上,叫了一声,像童话里的不祥之物。

  走着走着,天黑了,他有点害怕。路两旁长着丑巴巴的榆做,歪歪扭扭,戗毛戗刺,它们神秘地看着从面前走过的这个人,那种静默让人心里没底。他的脚走在沙土路上,“嚓,嚓,嚓,嚓……”

  从这时候起,写恐怖故事的彭彭乐开始体验恐怖生活。他越走越怕,摩托车越来越重。他总感到摩托车后座上坐着一个人,而且他模模糊糊地觉得他就是那个嘴很小的人。彭彭乐不停地回头看,摩托车的后座上什么也没有。但是这骗不了他。他加快脚步。他走得越快就越觉得那个人真切。他的脸都吓青了。最后他快崩溃了,把那辆坏摩托车扔在了路边的草丛里,一个人奔跑。

  这时候他又感到身后有人跟着他,就是那个嘴很小的人。他不敢回头了,一路狂奔而去。

  快半夜的时候,他看见了前方有微弱的灯光,那是一座房子,就像我们常见的那种路边店,住宿吃饭停车。彭彭乐立即跑过去。

  拐个弯,他发现那座房子并不在路边,离沙土公路有半里远。彭彭乐下了公路,顺一条土路跑向它。

  那是一座灰色尖顶的小楼,很老旧,有高高的墙,彭彭乐觉得它更像一座废弃的乡村教堂。当他跑近它之后才肯定那真的是一个旅馆。它的大门上挂着木牌子,用红油漆写着:旅馆。

  彭彭乐推开漆色斑驳的门,踉踉跄跄地走进去。进了门,触目是窄仄的楼梯,有一个牌子:登记室在地下。

  我们的恐怖故事作家有点害怕,因为地下并没有光亮。他倚在墙上一边歇息一边下决心。最后他顺着楼梯走下去了。楼梯很短,就是说,地下室很低矮,刚刚能站直身,彭彭乐当时觉得它更像墓穴。

  一个很小的窗子,令人很压抑。他朝里看看,看到一个女人在低头打毛衣。她的额头很宽大。快半夜了,这里又这么偏僻,根本不会有什么顾客,可是她竟然还不睡。彭彭乐觉得她好像专门在等他。

  “荒郊野外,深更半夜,哪能雇到卡车!”那个女人显得极不耐烦。彭彭乐感到她的额头几乎占据了她脸部的一半。

  登记本上的内容有点奇怪:姓名,性别,年龄,婚否,血型,如何查询外地车在广东省内的违章!病史,嗜好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。

  走到一楼,他有些犹豫,想离开这个怪怪的鬼地方,这时才发现外面隐隐有雷声,只好作罢。他想,能有什么事呢!

  他上了二楼,果然有200房。他打开门进去,发现这个房间的灯很黯,只有一张床,一个写字台,一把椅子。连个电视都没有。靠门的那面墙上有个高高的拉门,那肯定是个衣柜了。

  他有点害怕,又有点不理解——既然没有人,为什么偏偏让自己住二楼呢?一楼空着,三楼也空着。

  他想下去换一个一楼或者三楼的房间,但他一想要走过那黑暗的走廊和楼梯,要走进那个墓穴一样的地下室,要见那个怪兮兮的女人,又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  已经有雨点落在窗子上,声音很大。这一夜,彭彭乐将和那个大额头女人一起在这座孤店里度过……

  彭彭乐睡不着,把本子拿出来,坐在写字台前整理他的乡下见闻。写了几行字,他实在没有心情再写下去,就收了笔。

  他感到这个空落的房间四处都潜藏着眼睛。他偶尔看了那写字台的抽屉一眼,心猛地抖了一下。他想起了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个梦。

  彭彭乐背靠屋角坐在床上,就像在家敲字时的那个姿势。他的眼睛盯着那个抽屉,一眨不眨。他的耳朵里只有一个声音,那是钟的声音,“滴答、滴答、滴答”。

  离半夜12点还有一段时间。可是彭彭乐实在受不了煎熬,他下了床,一步步走向那个抽屉。

  他多希望打开之后看见里边放的是一本花花绿绿的最新版的杂志啊,最好就是他的朋友周德东主编的杂志,那样他会放松很多。

  可是,关上抽屉之后,他更加害怕。又一次把抽屉打开,哆哆嗦嗦地把那本书捧出来:那是一本已经很旧的书,不知被多少人翻阅过了,书页已经卷边。

  他翻了翻,发现这是一本没有作者名字、没有出版单位、没有书号的书。第一页写着:有一个人,他走进了一个荒野里的孤店。这个旅馆有三层,很古老,四周没有一户人家。他住进了200房……

  雨哗哗地下起来,黑暗的世界被淹没在水声里。彭彭乐感到自己实实在在地钻进了自己做过的那个古怪的梦里,或者说那个梦像黑夜一样严严实实地把他给罩住了。他只有一条路,读下去,看看自己的命运到底是什么样的结局。

  那书接下来写道:他十分无聊,闲闲地打开抽屉,看见了这本书,于是他忐忑不安地读起来。

  写的果然是自己!他身不由己地走进了书中。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他倍感无助。

  书上又写道: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,午夜来临,十分寂静。突然,楼梯里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!脚步声很慢,走一走,停一停,走一走,停一停,不知是从楼上传来的,还是从楼下传来的……

  彭彭乐猛地把书合上,不敢再看下去。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,还差一刻钟就是午夜12点了!

 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。他被极端的恐怖煎熬着过了很久很久,没有听见什么脚步声。他镇定了一下心神,心想,书就是书,是自己太多疑了。也许是店主在开玩笑……

  当手表指针指向12点的时候,楼梯里真的传来脚步声!很慢,走一走,停一停。

  他呆呆地听着那脚步声,无法判定它是从楼上走下来还是从楼下走上来。那个声间慢慢向他的房间走过来,又渐渐地远了,过了一会儿,又慢慢地走回来……

  书上是这样写的:大约半个小时后,奇怪的脚步声消失了。可是这时候,楼梯里传来扭秧歌和唱二人转的声音……

  彭彭乐已经吓得脸如死灰。他想跳下楼逃离,可是来到窗前,却听见那扭秧歌的声音就在楼下。就是那个最传统的调:擞拉擞拉都拉都,擞都拉擞米来米,米拉擞米来都来,来擞米来米拉都……

  还有一男一女在对唱,正是东北那种大红大绿的二人转,透着一种浅薄的欢快——三月里,是呀是清明,兄妹二人手拉手,来到郊外放风筝。小呀小妹妹,放的是七彩凤,小呀小哥哥,放的是搅天龙。得儿,得儿,哪啦咿呼嗨呀……

  他咬着牙翻开那本书,书上接着写道:扭秧歌和唱二人传的声音也渐渐地停止了。这时候,这个旅客已经快被吓疯了。他预感到自己离死不远了。他发疯似地踹开洗手间,没有什么;他又发疯地拉开靠门的那个衣柜门,里面特别黑,他看见一个人高高地立在里面,正是那个登记室的女人!她脸色苍白,满脸血渍,直直地倒下来,用手抓这个旅客……

  彭彭乐没有发疯。他轻轻地打开洗手间的门,里面空空如也;他转过身来,面对那个紧闭的衣柜门却不敢伸手了。

  他搬来椅子——这是这个房间里惟一的可以做武器的东西,站在衣柜前,可还是不敢打开那扇门。

  他惟一的精这里支柱是这个房间里还有灯。他一直没敢关灯。如果没有灯,他可能就崩溃了。

  展开全部在一条七拐八拐的乡村公路上,因为时常发生车祸,所以常常有一些鬼故事发生,有一天晚上,有一个出租车司机.看见路边有一个长发披肩,身着白衣的女人,向他招手,因为这个司机没有见过鬼所以大胆的很.就停下来让她上车了,这一路上,司机虽然不信有鬼心里也毛毛的,所以时常从后视而不见镜看后面的女人,开着开着,突然司机发现那个女人不见了!司机吓了一大跳,赶紧踩了一个煞车!只见那个女人又出现了,而且血流潢面,极为恐怖,那司机吓得全身发软,说一出半句话.心想:完了完了,这回我是真的遇到鬼啊!正在紧张的时候那个女的说话了:

  喂!司机先生,我只是怕被你看到,不好意思,才弯下去挖个鼻也,谁叫你这么急的煞车啊!你看!害我都流鼻血了啦!

  一开始学长警告学妹说:等一下不管看到什么,都别告诉我! 过一下子,他们路过墓地,学妹大叫一声,并且拉住了学长的衣服.....学妹说:学....学....学长..... 学长叫道:你闭嘴!我什么都不要听! 学妹说:可是....... 学长:不要告诉我你看到什么! 一阵狂飙到达目的地后,学长说:刚刚你要和我说什么? 学妹:刚刚路过墓地的时候,我想跟你说你的皮夹掉下去了,可是你头都不回的骑过去......

  • Power by DedeCms